大发登录网页|瑞士诗人菲利普·雅各泰:我将自己保持得很轻 | 一诗一会

  • 阅读:4435
  • 发表于:2020-01-11 19:49:49

大发登录网页|瑞士诗人菲利普·雅各泰:我将自己保持得很轻 | 一诗一会

大发登录网页,菲利普·雅各泰可能是在世的法语诗人中影响力最为广泛的一位。十七岁时,雅各泰就在诗歌写作方面显现出过人之处,随后又在瑞士诗人、翻译家居斯塔夫·胡的指引下开始接触翻译,并进入瑞士的梅尔蒙出版社工作。

一边阅读歌德、荷尔德林、里尔克的著作,一边通过语言的转换从中汲取营养,构成了翻译家和诗人雅各泰的日常,也为他在诗歌风格上的突破奠定了基础。1946年,雅各泰迎来了创作生涯中最关键的一年。这一年,他被出版社派驻到巴黎工作,从而结识了法国诗人弗朗西斯·蓬热、伊夫·博纳富瓦等一批活跃于诗歌界的创作者们。当时,法国正处于超现实主义诗歌衰落后的“怀疑的时代”,雅各泰等人厌倦了波德莱尔式的文字游戏,试图转向事物本身,让诗歌与感性的世界建立一种明澈的联系。1953年,他出版了第一部诗集《苍鹄》,同年,他与女画家安娜-玛丽·海泽勒结婚,随后定居法国南部的一个小村庄潜心创作。

或许是受法国乡村生活的影响,也或许是爱人自然简朴的绘画风格感染了雅各泰的创作,在后来的诗集《无知者》(1958)《风》(1967)以及同时期的散文诗中,雅各泰更加倾向对自然的回归,同时强调自我的消隐。他的多数作品中没有作为抒情主体的“我”出现,但“我”的目光和感受又是无处不在的。换句话说,雅各泰是在刻意摒弃一种过度膨胀的自我和显示自我的欲望,他希望通过自我的隐退,展现出事物最本质、清晰的样貌。

有趣的是,雅各泰曾在1960年撰写的一篇探讨东方诗学的文章透露出对日本俳句的热爱,这与他推崇“明澈”的诗学、反对西方抒情传统的繁琐和冗余是一致的。著名的瑞士文艺批评家斯塔罗宾斯基认为,雅各泰的诗中能“看见一种正直的话语在舒展”。在这样的写作中,诗人始终保持着谦逊的姿态,小心地避免使用过于浮夸的意象和轻率的表达。正如斯塔罗宾斯基所说,雅各泰的过人之处在于他能够与所指称的事物建立一种恰如其分的关系。“雅各泰的文本始终属于一个个自我,‘我’,但它们摈弃了主体的所有权威:只是提问,只是带着忧虑的敞开,只是简单的朴素。它们很少提及自身:它们言说缺失的事物,言说所追随的事物,还有时而发现往往无法留住的事物……”

日前,雅各泰的诗集《在冬日光线里》由九久读书人译介出版,收录了诗人于1966年至1982年创作的诗作,包括《课程》《低处的歌》《在冬日光线里》《人们看见》《云下所思》等。可以看到,这些作品并不具备传统诗歌的章法,每一首诗都由数个片段构成,正如思绪以自然的节奏流淌而出。经授权,界面文化(id:booksandfun)从中选取部分诗作,以飨读者。

人们看见(节选)

人们看见小学生们大叫着在庭院 厚厚的草丛中奔跑。

安静的大树

和九月十点钟的光线

像一帘新鲜的瀑布

再次将他们遮蔽,用照耀着

彼岸星星的巨大铁砧。

***

灵魂,如此怕冷,如此怯生,

它是否真的应该不停走在这冰川上,

独自,赤着脚,甚至不再会拼读

它童年的祈祷,

不停地被寒冷惩罚,因为自己的冷?

***

这么多年,

而真的这么少的学问,

这么虚弱的心?

连过路人支付的最粗糙的螨虫 也没有?如果他靠近。

——我储备了草和疾流的水,

我将自己保持得很轻

为了让小船少陷下去一些。

***

她靠近圆镜子

镜子如同不懂说谎的

孩子的嘴,

她穿着蓝色卧室里的裙子

裙子也在变旧。

头发很快将是灰的颜色 在时间很缓慢的火下面。

拂晓的阳光 再次强壮着她的影子。

***

在涂白了窗框的窗子后面

(对着飞虫,对着幽魂),

一个老人花白的头倾斜着

对着一封信,或者国家的新闻。

晦暗的常青藤抵着墙生长

保留着它们,常青藤和石灰,

黎明的,太长夜晚的,另一个永恒之夜的风。

我想起最近的一个夏天,当我再一次走在乡间,“欢乐(joie)”这个词,从精神上经过我,使我惊奇,如同有时一只鸟穿过天空,并不在人们的期待中,也没能立即被人们指认那样。开始我觉得,有一种韵脚来给它制造出回音,就是丝绸(soie)这个词;不只是随意联想,因为这一刻夏天的天空,如同以往一样亮、轻和珍贵,让人想起巨大的丝绸旗帜,带着银色的投影,漂浮在树和山丘之上,而这时候,总也看不清的蟾蜍在让自己从芦苇蔓生的深沟往上蹦,而蛙声,尽管用力,却像镀了银,像来自月亮。这是一个幸福的时刻;但和“欢乐(joie)”一样的韵脚并不因此就是合理的。

这个词本身,这个让我吃惊的词,这个我觉得我不再特别懂得其含义的词,嘴型是圆的,如同一个水果;如果我开始梦到它,我应该从银色滑向了金色(银色是当我突然想到这个词时,我行走于其中的风景的颜色),还从夜晚的时间滑向了正午的时间。我重新看见了骄阳下收获的景色;这并不够;不应该害怕让变形的酵母继续活动。每一粒穗变成了一个铜的工具,田野变成了一支麦秸和镀金灰尘的乐队;爆发出一阵洪亮的巨响,开始我以为是火灾,但不是:它不可能是狂怒的,凶残的,也不是野蛮的。(也不带给我精神上的快乐图景,或者快感。)我试着再听清楚些这个词(几乎可以说它从一种陌生的语言,或者死去的语言中降临我):水果的圆,小麦的金,铜管乐队的狂喜,所有这些中有着真实,但缺少本质:就是完整,而又不只是完整(完整中有些静止不动的,封闭的,永恒的东西),它是一个地方的记忆或者梦,虽然满,虽然完整,却不停安静地,极端地,变宽大,敞开,朝向这样一个庙:(它的柱子只携带着空气,就像人们在废墟中看到的一样)它的柱子与不确定性相分离,却没有打碎两者之间看不见的联系;或者来自以利亚的二轮马车,马车的轮子与银河相称着增大,轴却没有断。

这个几乎被忘记了的词,应该是从这样的高度回到了我身边,如同一场幸福大暴雨的极端微弱的回声。因此,在另一年的冬季诞生时,在一月和三月之间,从这个词开始,我开始,不是思考,而是听和收集一些迹象,开始随着画面改道;我懂得,或者懒洋洋地确信,我不能做得更好,哪怕冒着在打击之后只能留住一些碎片的风险,甚至这些碎片是不完善和几乎不严谨的,如此,这个冬天的尾巴在旁边划了几杠,把这些碎片带给了我——离偶然瞥见的骄阳很远。

***

我如同某个在薄雾中挖洞的人

寻找着逃往薄雾的东西

因为听见了更远一点儿的脚步

和过路的陌生女人间的谈话……

***

(薄雾中不再看得特别清楚的人,让他相信和野蔷薇

一样的孩子……

他在冬末的阳光中走了一步

然后重新深呼吸,又冒险走了一步……

他从没有被套在我们的日子上

也没有自由得像在空中牧场里抖动着的牲畜,

不如说他有薄雾的气质,

寻找着将薄雾驱散的一丁点儿炎热)

所有的欢乐都很远。很可能已经太远,

就像他觉得他一直都这样,甚至孩童时,

如果他更清楚地记起膝盖擦到的一只

潮湿灰雀的香气

还有花楸树在红色小径上

投下斑点的花园里,他妈妈年轻的脸

他就不会再走,即使走到他花园的深处

***

如同用尽力气的奔跑者

把白色的木棍递给接替他的人,

而在那个人身后,他的手上就什么也没有了,

没有重新开花或者能点燃的树枝?

***

那我就发明了,大地粗糙的的画布上

夕阳的画笔,

洒在牧场和森林上的夜的金色油彩?

而这就像桌子上跟面包放在一起的灯。

***

记得,在乱了阵脚的时刻,

用你衰弱了的双手在这薄雾中舀,

收集这不丁点儿稻草做苦难时的窝,

那里,在你沾上污迹的手心里:

它也许会在手里闪耀 如同时间之水。

本文诗歌选自《在冬日光线里》一书,经出版社授权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