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讯直播怎么没有了|过气大V陈欧:曾经抓住过时代 但现在亟需再次证明

  • 阅读:234
  • 发表于:2019-12-26 11:08:58

视讯直播怎么没有了|过气大V陈欧:曾经抓住过时代 但现在亟需再次证明

视讯直播怎么没有了,作者:崔灰灰

编辑:李清宇、刘雪莹

2019年6月28日,陈欧发出一条微博,写道“我的粉丝还在吗?评论吱一下,看看要不要做抽奖和发红包”。截至目前,这条微博获得了超6.7万条评论和超7.6万个点赞,转发约1100次。

在微博上,陈欧是个绝对的大V。他拥有4384万个粉丝,翻遍整个微博,粉丝数量能比他多的人不超过100个。而且排在他前面的几乎都是娱乐明星,所以单从粉丝量来看,陈欧在商业领域堪称微博一哥,甚至比马云的粉丝还要多近2000万。

这是一条能够符合大V身份的微博,评论中,获赞最多的来自陈欧本人,他说,“感动,我还以为粉丝都变僵尸了”。毕竟在过去半年,陈欧发了约15条微博,其中绝大多数评论量都不超过2000。

陈欧宛若一个离开大众视线许久的明星,突然发现自己还有众多粉丝在守候,这确实值得感动。但不得而知的是,有多少人是在等他,还是等他的抽奖和红包。

作为微博平台最早的一批用户,陈欧2010年3月便注册加入,与之同时开启的,还有他的创业项目——聚美优品。在过去的9年里,微博见证了陈欧人生轨迹的起起伏伏以及聚美优品的兴衰。而4384万个粉丝,是陈欧所触达过的高光时刻的最佳见证。

天生的创业者

没有人会质疑陈欧曾有过的辉煌,2014年5月,当他带领聚美优品敲响纽交所的上市钟时,头上顶着的是纽交所220年来最年轻上市公司CEO的至上荣耀。

1983年出生的陈欧,敲钟的时候刚过而立之年,与他同龄的张一鸣和程维,分别还处在头条和滴滴打车的起步阶段,对未来充满着迷茫。显然,陈欧比他们都先行了一步。

一位熟悉陈欧的人向21Tech评价称,陈欧是个连续创业者,他也是一个天生的创业者。

陈欧的创业处女秀始于2005年,当时还在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读大四的他,拉着师弟刘辉一起创办了在线游戏平台GG(后改名为Garena)。在这个项目中,陈欧还是一个涉世未深的学生,但他已经展现出了一个典型优秀创业者的特质。

首先,他知道应该做什么。

陈欧是个游戏玩家,还是很厉害的那种,他曾拿过四川省魔兽争霸的第四名,在大学中,他还组织了学校的电竞协会。因此,做游戏平台对他来说再合适不过,包括后期GG平台需要推广时,他的电竞圈资源也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其次,他会识人找团队。

刘辉是比他小几届的学弟,也确实是个编程高手,陈欧能在学校茫茫人海中,挖掘到刘辉并说服他加入也实属不易。据刘辉回忆,他俩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陈欧就开始“画饼”,而这一招对学生来说,还真的很有用。

陈欧是一个肯吃苦钻研的人。

他虽然不大会编程,但承诺负责服务器和客户端开发之后,他一连几个月进入闭关状态,每天只睡几个小时,恶补知识然后边学边做。尽管最后的成品问题不少,但他真的做了出来。

这就是21岁的陈欧所展现出的真实状态,我们很难去细究是什么驱使他变成这样,但可以知道的是,这些种种,都成为了他日后再次创业的宝贵财富,其中也包括后面要讲到的被投资人徐小平所赏识。

二次创业

GG平台上线后,短时间内便收获了大量的游戏用户,这也让陈欧感到欣喜。但随着时间都推移,有两件事开始困扰陈欧:其一,是来自家庭的反对。

据陈欧回忆,父亲从小就反对他打游戏,认为是不务正业,即便是成功做出了GG平台,他也同样不支持。毕业后是继续深造还是专心创业,陈欧遇到了选择难题。

为此,陈欧父亲还特意飞到新加坡当面劝过他,但最后,陈欧选择了专心运营GG平台,这也使他和父亲的关系变得极为紧张。

其二,是GG平台面临资金压力。当时,虽然有一些赞助商表达了意向,但陈欧知道,很多人都是奔着GG平台的控制权而来,所以他在选择投资者时也格外慎重。

但随着每天发出的商业计划书都石沉大海,陈欧也开始有些着急。在不断接触资本方的过程中,陈欧发现有名校MBA的背景好像更容易融资,于是,他决定去找一家最牛的学校读MBA,经过一番白天工作、晚上学习的努力,陈欧拿到了斯坦福的录取通知书。

2007年,24岁的陈欧前往斯坦福求学。期间,因为种种原因,陈欧和GG平台的关系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最终,他卖掉了GG的股份,换来了近千万元的资产。

命运往往就是如此弄人,陈欧最初去斯坦福的目的是为了让GG平台有更好的发展,但实际上换来的却是彻底的离开。不过,有时候舍既是得,脱离GG平台后,陈欧也开启了他的另一段人生。

2009年4月,即将从斯坦福毕业的陈欧联系刘辉,邀请他一起回国创业,同时,陈欧还找了一个斯坦福的学弟戴雨森。最终,陈欧带着两个学弟一起开始了二次创业。

因为有过GG的成功经验,陈欧这次也想着继续从游戏着手,2009年8月,他们创立公司后首先做的是游戏广告业务,但这个方向发展的并不顺利。2010年初,当他们看到团购的风口席卷整个互联网时,便也心血来潮决定试一试,于是有了团美网,而这也是聚美优品的前身。

在陈欧的二次创业中,徐小平作为天使投资人,扮演了至关重要的角色。其实早在2007年陈欧为GG寻求融资时,徐小平就和陈欧有过一面之缘,当时陈欧给徐小平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所以在他回国再次创业的时候,徐小平也给予了莫大的支持。

在陈欧要转型做化妆品的时候,他曾给徐小平打电话征询过意见,徐小平也认可了他的选择,觉得这是一个机会。其实,对于做化妆品这件事,陈欧自己心里也犯嘀咕,他总觉得几个男人做化妆品很怪,但后来陈欧也想通了,不走寻常路往往会有更多的机会。

据陈欧回忆,聚美优品在2010年3月上线的第一天,就有了几块钱的收入。这也大大增加了团队的信心。紧接着,伴随着成立第一年的总销售额突破1.5亿元,聚美在2011年拿到了数百万美元的A轮融资,27岁的陈欧收获了第二个成功的创业项目。

加速与减速

陈欧走进大众视野,是在2011年。当时,以徐小平为首的聚美董事会希望陈欧成为聚美优品的代言人,一方面,是陈欧帅气的外形并不输一些明星,另外一方面,是那个时代有张朝阳的前车之鉴,他通过个人品牌的塑造成功带动了搜狐的影响力。

于是,陈欧正式“出道”,2012年底推出的“陈欧体”广告更是将其知名度推上新的颠覆。“为自己代言”成为了陈欧的标签,他的广告遍布大江南北。一时间,金钱、名利迅速汇集至这个28岁的年轻人身上,他登上各大电视台的综艺节目,收获了大批粉丝,“陈欧”这个名字也变得家喻户晓。

与陈欧个人品牌同时飙升的,是聚美公司的发展。用户规模极速增长、销售额不断创新高,聚美用品只用了四年就成功登陆了美股。2014年8月,聚美的股价达到37.99美元的历史高点,市值达55亿美元。

但高光时刻并没有眷顾聚美太久,在完成上市之后,自身的假货困扰、市场的竞争加剧以及来自政府方面的政策变化等因素如同一把把利刃,不断给聚美带来致命的冲击。

而陈欧在2016年2月提出的私有化方案,则更让聚美优品在资本市场上的信誉降至冰点。当时,陈欧提出要以7美元的价格对聚美优品进行私有化,这彻底激怒了聚美的股东。股东们觉得,7美元的私有化价格还不及发行价的三分之一,这大大伤害了他们的利益。

最终,2017年11月,陈欧撤回了私有化要约。而在2016年2月之后,聚美的股价就再也没有达到过7美元。截至2019年7月8日,聚美优品的每股价格为2.44美元,总市值仅为3亿美元。

可以看出,和陈欧最初创立GG不同,聚美优品做的化妆品,其实不是陈欧擅长的领域,所以第二次创业,更像是陈欧对行业风口的一次捕捉。而聚美之所以能够获得成功,更多的也是因为乘风而上。

从企业角度,聚美优品有很多欠缺,比如2013年的301事件,聚美精心准备的周年大促,竟然毁于自己平台系统的崩盘。这也是“年轻的”陈欧要付出的代价,当他在外界风光无限的时候,对聚美整个体系的掌握、对用户体量的预估都出现了问题,这导致发生意外时他也变得束手无策。

而这一切,对于一个成立三年,有钱有名声的企业来说,本应该能做的更好。所以,逐风而上是一个捷径,但它的风险在于,可以飞的很高,但摔的也会很疼。

伴随着聚美陷入低谷,陈欧的名气也大不如前。尽管在聚美不断下沉的过程中,陈欧一直坚持在自己的微博进行推广,但所有人都深知,绝大多数粉丝更关心的是抽奖和红包。

7月6日下午,陈欧又发了一条微博,这次写道,“长安12时辰还真不错,祝贺相关的朋友们。你们看了没?”在这条微博下,截至发稿,评论数不足1000。

陈欧在做什么?

看陈欧过去的微博,他会称黄晓明为“晓明哥,喊贾乃亮为“臭小子”,给外界的感觉是,陈欧就是一个娱乐圈人士。而“明星”光环对陈欧来说究竟是好是坏,是一个值得探讨的问题。

上述熟悉陈欧的人士告诉21Tech,陈欧曾觉得自己发一条微博,会比公司花钱投广告的效果要好得多。对于巅峰时期的陈欧来说,这个并不夸张。但过度将个人品牌和企业品牌绑定在一起,很容易混淆二者的关系。尤其对于年轻人而言,因突然成名导致迷失自我的案例比比皆是,更何况陈欧背后还扛着一个企业。

为了扭转聚美的颓势,陈欧也在做一些尝试,那个曾经告诫创业者也质疑扩张的陈欧自己也开始了业务的扩张。据21Tech不完全统计,聚美优品除了主营的电商业务,还涉足过影视和票务领域,做过互联网金融,发布过净化器,外界熟知的最新业务是共享充电宝——街电。

2017年5月,聚美优品3亿元入股街电,后来又进一步投资9260万元。截至2019年3月31日,聚美优品持有街电82.07%的股权。实际上,陈欧当时要做共享充电宝也引发过质疑,耳熟能详的就是王思聪“能成吃翔”的言论。

不过目前来看,在聚美做过的这些新业务中,似乎只有街电算是坚持下来了。而其他业务,现在基本都不了了之了。

最近,还有一件事情让大家再次想起陈欧。一个名为“刷宝”的App因为搬运头抖音的内容被告了,而背后涉及的两家公司分别是北京创锐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和成都力奥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其中,成都力奥公司是刷宝App的运营主体,也是由陈欧个人全资持有的公司。而北京创锐公司是聚美优品的运营公司,在庭审抗辩中,创锐公司强调,其并非刷宝App的开发者及运营者。

准确来说,刷宝App是陈欧个人投资的项目,从法律关系看,确实和聚美没什么关系。这个刷宝App的路子很野,它通过看视频得红包的方式,在三四线城市收割了大批用户,但在内容供给端,整个刷宝App不管界面还是内容都更像是翻版的抖音,这次诉讼曝光之后大家才发现,这已经不是“像“的问题,而是刷宝的内容都抄自抖音。

陈欧仍然在追逐风口,过去那些热门的领域他都没有放过,这次或许也是预测到了刷宝App的风险,所以他没有用聚美去运营这个项目。但这种如此低级的抄袭手段竟然出自陈欧之手,确实有些令人唏嘘不已。

2014年,陈欧曾写过一篇文章叫做《你永远不知道,陈欧这半年在做什么》,现在,他可能需要向外界解释一下,这些年,陈欧到底都做了什么。在陈欧身上,外界更希望看到的是他企业家的一面,当他一手创办的聚美优品需要突破发展瓶颈时,他能不能成为一个好的CEO。

可这个答案,现在没有人能够回答,包括陈欧可能也回答不了。在著名的“陈欧体”广告中,有一句“你可以轻视我们的年轻,我们会证明这是谁的时代”。曾经的陈欧,确实抓住过时代,但现在,他亟需为自己再次证明。